关于我们

    联系我们

  • www.lc8.com
  • 地 址:菲律宾马尼拉
  • 邮 编:580000
  • 电 话:063-********
  • Email:admin@XXX.com
  • 网 址:http://www.tytanya.com

关于我们

所在位置: > 关于我们 >

60岁,你每月要还三份房贷

60岁,你每月要还三份房贷 01 周末,我参加了朋友孩子的满月酒。 这位朋友今年32岁,这是他的第二个孩子,又是个带把的,男孩。 他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,出生时他喜出望外。 后来,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,他和老婆想再要个女孩,这样就儿女双全、人生圆满了。 但天终不遂人意,又是个男孩。 席间,这位朋友看着襁褓里的宝贝,意味深长地说:「宝贝,你要是个女孩该多好呀。」 接着,他向我们讲述: 他家老二出生后,从医院归家的车上,他和老婆的心情很差,遥望这以后的人生注定是一场悲剧,不由得都泪流满面。 为什么? 他的理由是—— 养儿防老都是奢望。当下更多的,是养儿啃老。前半生把孩子养大,后半生为孩子供房。 他的两个儿子将来都要成家立业、买房结婚。 每人一套就是两套,做父母届时要承担帮孩子垫首付的责任,就像他现在的房子,首付当初也是由他父母出资。 那么问题来了,他们夫妻俩能承担得起吗?即便勉强承担得起,两个孩子万一还不起房贷将来继续啃老怎么办?孩子的房贷还得他们来还。 届时,加上自己的房贷,年届六旬的他们,岂不是每月要还三份房贷? 资产是增值了,但这些是账面资产,每个月的负债却一直存在,也一直存在 虽然听起来有些杞人忧天,但这位朋友的担忧却不无道理。 因为,现实正在残酷上演。 02 当下,“替孩还贷”正成为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非正常现象。 比如,为了帮小儿子还房贷,一位50多岁的河北老人,常年在江西赣州做水果生意,三年都未回家过年。 比如,河南郑州一环卫工人为了给儿子还房贷,一月工资2120元,却把2000元给了儿子,自己每月只留120元生活费。 有人冬天请他吃饺子,当他端起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后突然就哭了,记者问他为什么这么激动。 他哽咽地说,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这么好的饭了。 如果你认为“替孩还贷”只是咱普通老百姓家才会发生的事,是中国中下阶层特有现象,那么你又错了。 实际上,一些高收入阶层人群如明星,也正面临这个问题。 比如,香港歌手李克勤,为了给两个儿子提供优越的教育资源,花了4500万在香港买了300㎡学区房,月供达60万。 李克勤曾说,还房贷他要还到100岁。 再比如,国内著名老戏骨,表演艺术家张少华女士。 为了帮儿子还房贷,如今83岁高龄的她还在拍戏赚钱,而她自己却只住着40㎡老房子。 回头再审视周围,其实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,而且大都发生在80后、90后和他们的父辈身上—— 80后的父辈多为50、60后,他们出生并成长于计划经济时代,那时住房以福利分房与农村自建房为主。 他们幸运地赶上了改革开放,也幸运地躲过了商品房时代。所以身上没有背负房贷压力,因而帮助80后子女买房或还房贷尚能承受。 90后的父辈,大都以70后为主。他们出生于计划经济时代,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正逢商品房政策全面放开。 他们按揭买了房、结了婚,也享受了城市化红利。但是,幸福往往都是短暂的,20年后,他们的90后子女很快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。 这20年,正是房价高速上涨的时代。 很多70后将直面一个艰巨的任务: 「他们既要背负着房贷压力,又要为90后子女全额承担首付,甚至还要帮90后子女分担房贷压力,身上背负着至少两套房贷压力。」 这将是很多70后的宿命,他们的未来生存现状很可能是这样: 一边还自己的房贷,一边还孩子的房贷。 那么,80后呢? 未来命运如何? 03 满月酒宴上,这位两个儿子的80后父亲,颇为无奈地历数自己当下现状。 2016年楼市低谷期,他以总价150万、均价1.2万/㎡买进了一套二环内120㎡三房(学区房)。 其中,50万首付款由父母出资,每月按揭还款约5400元;他还有一辆30万的东风雷诺,每月按揭3000元;他大儿子即将上幼儿园,公立幼儿园学费1000元/每月,大儿子三个兴趣培训班费用,总计2500元/月。 此外,他全家生活费约4000元/月。综上,他全家固定支出约15000元/月。 他和老婆年收入约30万(税后),平均2万/月,年底奖金约6万。 换句话说,他平均每月可供自由支出资金仅5000元。 房贷、车贷、孩子培训费、信用卡账单、蚂蚁花呗、借呗已将他剥削得体无完肤。 在二线城市,像他这样的家庭条件——银行存款长期保持四位数,可谓比比皆是。 这样的家庭,看起来很风光、很小资,实际上很彷徨、很心慌,抗风险能力极低。 一旦撞上失业或金融危机,现实会分分钟教他们重新做人。 所以, 当「将来,你要还几份房贷?」这个话匣子一旦打开,就如同潘多拉魔盒被打开,成为满月酒上最大的谈论议题。 起初,大家还只是自嘲调侃,到最后愈演愈烈,原本喜庆的满月酒宴衍变成为了面红耳赤的辩论会。 大家都极尽才华、知识、想象力之能事,互不相让、互相抬杠。 譬如—— 要生二胎吗? 房价会降吗? 楼市会崩盘吗? 还不起房贷怎么办? …… 最后,逐渐分化成两方。 正方:主张该生二胎,该给孩子买房该买房,该给孩子还房贷还房贷,这些都是做父母的义务,况且房价将来也不会跌; 反方:主张不该生二胎,生出来还要给孩子买房还房贷,这不是没事找罪受吗?年轻时已很惨,晚年却更惨,惨上加惨不划算。 席间,一位反方男士笑着说: 「国家都已在我们身上收割过一茬韭菜了,正准备收割下一茬韭菜时突然发现,哦不对,好像产量下降了。」 「于是,为了提高产量,趁我们还能生,赶紧又推出了二胎政策,忽悠我们为国种韭菜,为国接盘。」 话音刚落,便哄堂大笑。 04 颇为讽刺的是,在这场原本为了庆祝宝宝到来的酒宴上,一群人却围绕“生二胎”、“房价”等问题而争得面红耳赤。 一对原本坚定响应国家二胎政策、积极备孕的年轻夫妇,在几番争辩之后当即反戈了,加入到反方的阵营。 只见女同志大快朵颐地吃起海鲜,男同志无所顾忌地举起了酒杯,还幽幽地唱起了曹操的《短歌行》: 「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!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」 备什么孕?生什么二胎? 身上束缚一旦解除,人才活得精彩,人生当是如此。他说。 眼看着正方即将全面溃败,我决定站出来,以一个资深房地产人士的视角,掏几句心窝子话。 我的观点是—— 该生二胎生二胎,你不生别人生;该买房就买房,你不买别人买。 儒家有句话叫,有所为而有所不为。 它的意思是,人要审时度势决定取舍,选择重要的事情去做,而不做或暂时不做某些事情。 换句话说,人的精力有限,只有放弃一些事情不做,才能在别的一些事情上做出成绩。 比如说生二胎。 你选择了生二胎,便是选择了放弃原有的生活质量,你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艰辛与努力。 换来的是,你的家庭更多的欢声笑语、希望与梦想; 你选择了生二胎,便是选择了放弃原来的人生理想: 你的理想可能会变得骨感,你的时间可能会更多放在家庭上,你事业上的追求可能就此束之高阁。 但是,你孩子的人生却充满了无限可能; 你的后半生,可能真的会变成孩子的奴隶——你要为他们买房、还按揭,甚至将来真要还三份房贷。 但也可能恰恰相反,为了两个孩子,你焕发了人生第二春,事业更上一层楼,两个孩子因你为榜样,优秀地成长。 问题是,你是什么样的人? 你足够优秀吗? 你足够努力吗? …… 当你想清楚了这一切,答案就浮出水面了。 你不愿生二胎,不愿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(买房或换房),更不愿为自己的人生理想而不懈努力… 你觉得,做什么事情都有风险、有阻力、有难度。 那么,别人生二胎,别人要还三份房贷,别人的人生好坏,你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、说三道四。 因为,人生最可怕的是,你无所作为,却还假装无所谓。 05 最近,「从怀孕就开始选学区房」这则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。 它讲述了上海年轻妈妈“为娃”挑房的故事。 她说,考虑到很多学区房需要提前5年落户,所以从怀孕就开始为买学区房做准备。 为了挑到合适的房源,她已经看了60多套。 她说,自己的父母曾为送她进重点初中而买学区房,自己也一直受这样的观念影响。 这则热闻下的评论,尽管仍有冷嘲热讽偏激之论,但不乏很多正面理性的褒扬声音。 很多人认为,这位母亲很伟大,有远见、有担当。 在我看来—— 抛开她是否有钱这个话题不说,单凭她从怀孕就开始看房,看了60多套房这种坚持与努力的品质,便足以感动人。 正如一位网友所言: 「谁都希望能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,只要家里有条件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」 「也许孩子不一定会很有成就,但是他所接受的教育,所接触的人,他的三观、视野多少都会影响他的人生。」 回到原点,「60岁,你每月要还三份房贷」这件事究竟可怕吗? 现在看来并不可怕,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。 因为,人生的路还很长,等着我们慢慢去改变。 就这样,一场原本充满时代焦虑感的满月酒宴,以一种特别深沉的反思方式结束了。 散场时,我看到,大家的表情明显都轻松很多,但步伐却格外有力,似乎挥洒着新的人生使命感。 来源:真叫卢俊